第1421章 丁春秋永久性凉凉!

云东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最快更新我能提取熟练度最新章节!

    听到颓废龙的话,众人方才终于知道慕容复能够得到丐帮帮主的位置,竟然是通过陈友谅的穿针引线。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

    按照原本的剧情线,如黄蓉、陈友谅这样不同时代背景中的人,是不应该在同一个任务中出现互动的。但天龙这边的反派已经被夜未明他们给杀得差不多了。

    固然,用慕容复顶替游坦之,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同样很符合慕容复的人设,但在这个过程中,总需要一个丐帮内部成员来穿针引线才行。

    而唯二能够完成这个使命的角色,全冠清与康敏也都在夜未明的安排下凉得透透的了。系统将陈友谅这样一个倚天剧情中的角色拉过来客串一下,也是无奈之举。

    毕竟在人设方面,就只有陈友谅最适合这份工作了。

    在今天的少林大会之上,陈友谅并没有出现,显然他的工作就只是负责将慕容复引进丐帮这项而已,剩下的就只有慕容复个人的表演了。而颓废龙能够拿到黄蓉的打狗棒和针对慕容复的任务,显然也是因为让慕容复成为丐帮帮主唯一的任务就是促成这次的少林大会,现在大会已经出现,他也就没啥用了,自然要另外安排一个任务,来增加玩家的游戏体验,榨干慕容复存在的最后一丝剩余价值。

    随着颓废龙拿出打狗棒,在场那些早就对他心生不满的丐帮长老们自然一个个都站出来询问缘由。而颓废龙只是将陈友谅与慕容复勾结的具体操作简单的陈述了一遍,其中他只查到了事情的经过与全冠清忽悠游坦之类似,但对于两个人的目的、动机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不过对于丐帮群豪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自己的阴谋被人当面戳穿,慕容复的感觉自然是尴尬异常。

    于是乎,他再次拿出了自己的转移话题大法,将手中宝剑一横,傲然说道:“颓废龙,既然你想要将我驱逐出丐帮,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

    言罢,宝剑一晃,一幕剑雨已经朝着颓废龙挥洒过去。

    颓废龙最后出现,却是第一个与慕容复交起了手。他作为一个标准的“掌丐”,其实并没有学过打狗棒法,拿出打狗棒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之前所言非虚而已。面对慕容复的抢攻,他毫不犹豫的将作为任务物品的打狗棒重新收入包袱,施展出《降龙十八掌》的手段来与之周旋。

    看得出来,颓废龙的《降龙十八掌》虽然早已经达到了第10级的圆满境界,但还只是这路掌法的最初形态,并没有完成武学进化使其威力更上一层楼。

    凭借着最初版本的降龙十八掌,以颓废龙的基础属性,自然很难对慕容复这种级别的高手打出应有的压制效果。

    但夜未明却是半点也没有替他感到担心。

    毕竟,颓废龙最拿手的本事从来都不是《降龙十八掌》,而是在刚猛一路之上要比《降龙十八掌》更加极端的《野球拳》!

    只不过,似《野球拳》这种大杀器,当然不可能一上来就用,而是要抓住恰当的时机,再给对方来上一下狠的。

    而随着慕容复与颓废龙的交手,另一边的刀妹、将进酒,也不再犹豫,分别朝着他们的对手鸠摩智与丁春秋发起了先手抢攻。

    一时之间,整个战场被分成了三块,打得如火如荼。

    唯一比较尴尬的,反而是之前的热门人物萧峰。

    在片刻之前,他还在全力应付着鸠摩智、慕容复、丁春秋这三大高手的联手围攻,这才一会的功夫过去,刚刚才全力围攻他,恨不得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三大高手,便全部遇到了其他的对手,各打各的去了。

    弄得萧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按照江湖道义,刀妹他们出面帮忙解围,他当然也要出一份力。可是现在人家是三组一对一的战斗,他总不能和对面那三个家伙一样的不要脸,以多欺少吧?

    在左右看了几眼,发现出手帮助自己的几个玩家每一个都稳得一匹,即便面对着鸠摩智、慕容复和丁春秋这样的超级BOSS,也没有露出丝毫败像,反而一个个的表情淡定自如,显然对战斗有着绝对的把握。于是他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选择默默退出了战圈,只是目光依旧紧盯着场中的三场战斗,随时准备在刀妹等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出手救援。

    不过可惜的是,夜未明等人既然早已经分配好了彼此的狩猎目标,自然也对今日一战早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其中除了刀妹的对手鸠摩智多少有些出乎预料之外,其余的战斗早已经被他们心中被预演过无数次,此番交手,自然也是成竹在胸断无失败之理。

    至于刀妹,就算是拼硬实力,她也未必就不如鸠摩智,更何况她为了《火焰刀法》,早已经将各种武功套路研究了一个通透,唯一出乎预料的也只是交手的时间而已。实则却是和其他人一样,都牢牢占据着知己知彼的绝对优势。

    所以,萧峰想要出手救援三人的这个机会,却是永远也等不到了。

    三处战场之中,最先分出胜负的是将进酒与丁春秋之间的战斗。毕竟,两人的武功本就同出一脉,虽然丁春秋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在教徒弟的时候多有保留,但通过正常途径学不到的功夫,他也基本上在之前与夜未明等人联手之下两次击杀对方后,都爆了出来。

    可以说,丁春秋会的功夫,将进酒全会,但将进酒所掌握的绝学,却只有一少半是来自丁春秋的星宿派传承。因此,两人一经交手,将进酒便已经大占上风,在《葵花宝典》的诡异身法与《辟邪剑法》调转凌厉的攻势之下,丁春秋只能疲于应付,仅仅数招之间,便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转眼间,又是三十余招过去,将进酒的脸上却是在与对方硬拼了一掌之后飘然后退,跟着轻声说道:“丁春秋,没想到两次世界融合,也只是让你达到这种程度而已。就只是这样的你,居然胆敢向萧峰大侠发起挑战,当真无知到可笑。”

    丁春秋被自己的徒弟指着鼻子骂,自然心里愤恨,于是冷声说道:“老夫的本领或者对付不了萧峰,但杀你却是足够。”

    “你的依仗是‘三笑逍遥散’吗?”

    将进酒一句话,便让丁春秋愣在当场,这时,却见将进酒嘴角挂起一丝邪魅的微笑,头顶之上的气血条凭空消失了三分之一,正是身中‘三笑逍遥散’的征兆。

    看出对方已经中毒,丁春秋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兴奋的神色,因为对方既然能够将此毒的名字从容道出,自然证明他已经有了化解之法。

    这时,却见将进酒不紧不慢的随手取出一颗丹药,将其丢入自己的口中。

    同时轻声说道:“星宿派的‘三笑逍遥散’的确是你的独门毒药,药方从来都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过一字半句。但我的人缘却比你好,认识一个对医术、毒术都有着极深了解的朋友,仅凭成品的‘三笑逍遥散’便可以推导出其药方配比,谨慎配制出其解药……”

    将进酒的话说到一半,却是感觉到突然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压在身上,却见夜未明不动声色的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言下之意十分明显。你爱杀人还是装逼我都不管,但尽量不要把我牵扯出来,在需要我现身之前,最好尽可能忽略掉我的存在!

    收到夜未明传递过来的信号,将进酒耸了耸肩,随之便带过了“三笑逍遥散”解药的话题。跟着说道:“其实方才你能抓住机会我与对上三掌,对我造成内伤,满足身中‘三笑逍遥散’之毒的前提条件,其实也是我有意为之而已。”

    “若非如此,你认为就凭你的本事,能摸到我的衣角吗?”

    闻言,丁春秋不由皱眉说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只是为了向我炫耀你有三笑逍遥散的解药?”

    “我的目的?”将进酒轻轻一笑,随之说道:“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随着将进酒的话音一落,丁春秋却是猛地感觉到浑身上下的气血一阵凝滞,仿佛受到了什么阻碍一般,感觉呼吸困难。

    丁春秋知道这肯定是将进酒搞的鬼,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神仙手段,但他却无比清楚气血运行被敌人掌握的可怕之处。心里一惊之下,连忙催动内力搬运气血。却不料随着他的内力一转,原本开始停止的气血竟然猛地加速,在他的内力推动之下,更是将这个速度增快了许多,让这一招“邪血劫”的威力得以事半功倍。

    “哇!”

    -1000000!

    气血激荡之下,丁春秋禁不住张大了嘴巴,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而就在丁春秋被“邪血劫”所制,经脉受创的一瞬间,将进酒的身形却是猛地暴起,手中闭月羞光剑绽放出一道无比夺目璀璨的剑芒,但那剑芒之中却是自带着一股刺骨的阴寒之气,让人禁不住望而生畏。而其剑的速度、力量与角度,也都在一瞬间超越了将进酒之前所发出任何一剑的数倍之上,令人防不胜防。

    玄阴第一剑——天地唯我道!

    可怜丁春秋刚刚才被“邪血劫”所伤,此刻正是气息衰败之时,又如何能够抵挡将进酒这毕生至强的一剑?

    但见两道人影擦身而过,紧跟着便是一道血花翻飞,丁春秋随之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当众人定睛看去时,却见他此刻一整条右腿,已经被齐根斩断!

    将进酒作为夜未明小伙伴中罕见的天然老阴匹,对于他那些夜化套路学得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得精髓一些。他这一剑不但斩断了丁春秋的右腿,彻底将其击败,更加斩断了对方所有逃生的希望。

    失去一条腿的丁春秋,现在除了任人宰割,已经再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胜负转变的实在太快,甚至就连一旁观战,准备见风使舵的星宿派弟子都已经看傻了。还不等他们改口痛骂丁春秋,转过头来大拍将进酒的马屁,将进酒便已经冲上前去,《辟邪剑法》中的种种杀招仿佛不要钱一样,一股脑的招呼在丁春秋的身上……

    系统公告:星宿派玩家将进酒斩杀了170级BOSS星宿老怪丁春秋。

    由于丁春秋属于常态BOSS,此次被杀之后将不再刷新。

    至此以后,《侠义永恒》之中将再无丁春秋此人!

    斩杀强敌的星宿派玩家将进酒,将获得彻底斩杀奖励……

    系统公告:星宿派玩家将进酒……

    ……

    在一连三遍的系统公告声中,一代武林魔头的生命也彻底的落下了帷幕。

    见到这般情景,最先有所反应的反而是星宿派的一众弟子。却见他们在见到丁春秋已经身死,将进酒潇洒从容的踹上一脚摸尸,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他围拢上来,那叫一个争先恐后。一边凑上来,嘴里面各种恭维之词更是张口就来,什么“大师兄德配天地,威震当世,古今无比。”之类的说辞一套接着一套,配合着敲锣打鼓的声音,简直与之前恭维丁春秋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边拍着将进酒的马屁,还不忘踩上一脚丁春秋,说什么“灯烛之火,居然也敢和日月争光。”、“心怀叵测,邪恶不堪。”云云,顺便赞扬将进酒是为世间除害,功在千秋神马的,肉麻至极。

    将进酒本就出身星宿派,自然对于这样的陈词滥调有着足够的免疫力。闻言丝毫也不为其所动,反而瞪了那些NPC星宿弟子一眼,跟着又向战场中的刀妹使了一个眼色:“你们难道忘记了我之前说过,在斩杀丁春秋继承星宿派的掌门人之后,要带领星宿派归顺日月神教吗?该喊点什么,还用得着我教?”

    星宿派的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那都是马屁界的宗师级人物,这种见风使舵的本领自然是不在话下。得到将进酒的明示,哪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再次敲锣打鼓,口中喊出来的口号却变成了:“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看他们这架势,简直比日月神教弟子喊起这些口号来,还要更加的熟练。

    将进酒与丁春秋这边的战斗,自然也被其他人看在眼里。鸠摩智眼看着自己这边的“盟友”已经有一人落败身亡,却是禁不住眉头一皱,一边应付着刀妹的攻势,心底已经禁不住萌生退意。

    然而,他心头的些许变化,却是立刻被正在与之过招的刀妹捕捉。却见她右脚猛地踏前一步,在地面上猜出“啪”的一声清响。

    这一声落足之声无甚稀奇,其他人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但首当其冲的鸠摩智却是猛地感觉心头一沉,仿佛刀妹这一脚就踩踏在他的心口之上一般,手上的动作亦受到这一脚的影响,出现了些许的停顿。

    紧跟着,那股心脏被人揪住的难受感觉瞬间遍布全场,但其他人感觉还要稍好一些,唯有鸠摩智感觉十分的难受,只能拼尽全力的压制,以免因为心跳节奏的变换,而导致内伤。

    不过他在战斗中去刻意压制自己的心跳变化,却是难免对招式的灵活性造成影响。

    而另一边的刀妹这时却是身形急转之间接连劈出九刀,每一刀劈出,都配合着“移魂大法”的催眠效果,让众人感觉周遭天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时之间风雨如晦,雷电共作。而刀妹的每一刀劈出,都伴随着一道闪电自长空之上击落,一时之间天、地、鬼、神等诸般景象,尽数在她这一招之中呈现出来。

    这,才是真正完整版的——天霸封神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