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 鬼狼落网

西方蜘蛛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最快更新迷踪谍影最新章节!

    某些特定的时候动静闹得越大,却反而越不容易引起目标的疑心。

    孟绍原是特意用了桑化成这些袍哥兄弟的。

    他们对这里再熟悉不过。

    只怕挑水巷里每个人的面孔他们都认得。

    只要进了陌生人,被他们发现,一定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如果凶手住在挑水巷,只要把四个口一封,凶手插翅难飞。

    孟绍原主要还是想抓个活的。

    挑水巷还是传来了鸡飞狗跳,女人叫、孩子哭的声音。

    一群凶神恶煞的袍哥兄弟,闯进了挑水巷。

    抓李之峰!

    找到这小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痛打一顿再说!

    这是执法老幺下达的命令!

    可怜的李之峰,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遇到了这么一个长官。

    这个时代,也就是没有名誉权这么一个说法了。

    “给我换一壶茶。”

    孟绍原懒洋洋的,吩咐了一声老板。

    这太阳晒在身上,真惬意,孟绍原的眼皮子都有一些重了。

    ……

    “砰”!

    一声枪响,让孟绍原一个激灵醒了。

    茶馆老板也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想要跑出去看发生了什么。

    “哎,哎,再给我换壶茶。”

    “哎,好,好。”

    茶馆老板连声滴咕。

    这客人心真大。

    刚才那个,不像是爆竹声,别是哪打枪了吧?

    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思让换壶茶?

    茶馆老板都都囔囔的上了新茶,跑出去一看,可什么也都看不到啊。

    孟绍原却不紧不慢的一口口喝着茶。

    似乎,在挑水巷那里发生了什么,和他一点关系没有。

    过了有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挑水巷那里“呼啦啦”的出来了一群人。

    领头的桑化成率先进了茶馆:“大爷,李之峰那王八蛋我们抓到了。”

    “哦,是吗?”孟绍原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这小子,想离开,我们兄弟一眼就认出了他不是这条巷子里的人。”桑化成请功似地说道:“才叫住他,没想到这小子拔枪就射,当场打死了我的一个兄弟。

    剩下的兄弟一拥而上,又被他打伤了一个,可咱们的人也扑倒了他,夺下了他的武器。”

    孟绍原“哦”了一声:“打死的兄弟,抚恤金我来出,确保他家人下辈子衣食无忧。被打伤的,所有医药费算我的,另外还有一笔奖赏。”

    “多谢大爷!”桑化成一挥手:“把李之峰这个王八蛋给我带上来。”

    一群袍哥兄弟,推搡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走了进来。

    “哎,桑化成,这谁啊?”

    孟绍原拿起画像,和面前这人对比了半天,也没能认出来。

    这人被打得鼻青脸肿,鼻子歪了,右眼肿胀得根本睁不开来。

    “大爷,这王八蛋不是杀了咱们一个兄弟,打伤一个嘛?兄弟实在气不过,就揍了他一顿,也就是下手重了一点。”

    “嗯,就这么着吧,带回去。”

    孟绍原一向都是缺德带冒烟的,他把桑化成叫到面前:“李之峰太可恶了,你让兄弟们满大街的给我喊,李之峰王八蛋,李之峰真不是个东西!”

    ……

    审讯室。

    一盆冷水浇到了凶手的脑袋上。

    凶手悠悠醒了过来。

    缺德啊,太缺德了。

    没见过这么缺德的。

    一被带到这里,人家根本不带问话的,直接就是大刑伺候。

    那些酷刑,很多凶手根本听都没有听过。

    你们这帮王八蛋,好歹倒是问啊。

    你们不问,我知道怎么回事?

    “醒了?”

    孟绍原笑眯眯的看着凶手:“给他来针强心剂,继续打!”

    啊?

    还没等凶手说什么,两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上来,强行给他注射了一枝强心剂。

    然后,惨呼声,又从审讯室里传出来!

    ……

    “我叫藤本正胜,是从缅甸来的,代号‘鬼狼’。”

    当藤本正胜再一次醒来后,他也算是闹明白了,什么是中国人的规矩。

    中国人的规矩是,抓到犯人,不问任何问题,先打。

    反正,要交代什么,你自己看着办。

    不知道交代什么?也没事,接着打。

    打到你说出来为止。

    这个嘛,藤本正胜也是弄错了。

    这可不是中国人的规矩。

    整个中国大地,就这么,就他孟少爷是独一份的。

    “继续。”

    孟绍原端着一张报纸,似乎,根本就不关心他在那说什么。

    藤本正胜知道在这里,那是需要自己主动的,要不然接着就是一顿惨无人道的大刑:

    “接到任务的时候,我知道在重庆的直接上级是益山虎太郎,我听说要和‘马来岛的明珠’共事,我心里非常兴奋。

    只是到了重庆后,负责和我接头的,是一个代号为‘春风’的人。春风给我的任务是,寻找时机,在重庆进行破坏。

    当我问到具体目标的时候,春风告诉我,没有具体目标,重庆一切军用民用设施,都可以袭击,完全自由发挥。

    而当我再次要求帮手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我只能一个人行动,没有任何帮手。同时,他还给我留下了武器和炸药,其中就有先进的定时炸弹。

    我询问他,需要联系的话,应该怎么做?他告诉我,真的需要联系,每个礼拜的周六下午1点到2点,我可以去临江仙茶楼,靠近右手边的窗口,有个穿西装,礼帽放在左手的男人。

    接头暗号是,‘先生,您的礼帽款式很新,在哪买的?’回答是‘老九记礼帽店’,我任何的要求,都可以向他提出来。”

    交代得够详细了。

    明天,就是周六!

    孟绍原放下了报纸:“还有呢?”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藤本正胜急急地说道:“我根本没有见过益山虎太郎。春风见我的时候,还是用口罩蒙着脸,还戴了一副墨镜。

    而且我可以确定的是,他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口音,应该是嘴里含着某样东西,或者是什么别的办法。”

    “你是缅甸十二狼之一?”

    “是的。”

    “挑选标准?”

    “回流利的汉语,其余条件可以适当放宽,但只有这条是必须条件。”

    藤本正胜在那想了下:“我以前是跟羽原光一的,这次也是羽原光一推荐的我。不过,在缅甸那么久,我连羽原光一的人都没有见过。”

    “是吗?”

    “是的,我们有个培训班,我就是那出来的!”